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厂简介

3年失去了8位同事狗咬刀刺游走法律边缘你不知道的万亿催债江湖

发布时间:2019-05-15 22:54:15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前段时间《南方都市报》报出了艾滋病病人组团向欠债人追债的新闻,借贷宝的“裸条门”也轰动一时,欠债的女孩如果还不上钱,就会被威胁公开裸照……

  2016年7月,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在一次论坛上透露:截至2016年5月,中国整个银行业不良率已经突破了2%。

  在中国,据不完全统计,从事第三方债务催收的公司已达2500到3500家,催收人员近30万人。

  提到催债,大家可能很自然想到香港片里那些上门要钱的黑社会:在你家墙上写上“还钱”、“杀”等各种恐吓骂人的话,或者走半路突然遇到一伙人对你说:再不还钱,剁你双手!总之,一言不合就打打杀杀。

  从1993年起,国家工商总局就发布了《关于停止办理公、检、法、司所属的机关申办的“讨债公司”登记注册问题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立即停止为“讨债公司”及类似企业登记注册;对已经登记注册的,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通知其立即停止“讨债”业务。

  2000年,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又联合下发了《关于取缔各类讨债公司 严厉打击非法讨债活动的通知》,明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任何形式的“讨债公司”从事讨债业务。

  目前存在的讨债公司大都是以“信息咨询公司”的名义注册的,营业执照上的经营范围多是“市场调查、信息咨询”等。

  中端,电催员先通过电话、短信“温柔”告知后,就使用“呼死你”等软件,打到欠款人手机瘫痪,甚至给欠款人所有的亲朋好友打电话

  而后端,“带着大金链子,满身纹身”的人,泼油漆、把欠款人拉进面包车“囚禁”,甚至组建了艾滋病催债队,进行“高压心理战”

  讨债公司的员工不需要太高的学历,高额回报也让越来越多的90后加入其中,而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电催或者上门。

  最原始的,是手工拨打,后来升级为是点击呼叫,现在是网络系统自动呼叫。最近,不断提倡催收智能化、标准化,其本质,就是将电催员的时间分秒不漏地利用起来。

  比如,M1(指逾期一个月之内)的客户,每通电线分钟以内,催收员在拨电话的时候,就要开始翻看客户资料。

  有些智能系统会将客户重点资料,紧密排在第一页,省去翻页和寻找的时间——因为拨通电线秒之内完成。

  2016年5月4日,是小豪最后一次上门催收。此前,老板叮嘱他,这位“老赖”已有多年欠债历史,为人凶狠。

  小豪留了个心眼,往车后背箱里扔了两把斧头,带上头、录音笔,出发前往顺义。干催收3年,本来以为这次只是一次普通的出访任务,却成了生死恶战。

  车抵达了欠款人的五金店,小豪内急,去找厕所。回来之后,发现店内已剑拔弩张:七名彪形大汉将两人层层围堵,五金店里的,随便操起点货品,都是武器。

  “这是要下死手了!”他操起斧头,用厚实的身体肉墙,撞进包围圈。他看到,同伴胸口扎进一把短刀,躺在血泊里,而另一个同伴,举着只剩两根手指的手,脸色惨白,而另外3根手指被砍落,滚入泥灰中。

  小豪扛起地上的同伴往车里跑,而身后还有人在刀砍斧切,他感觉到温热的血在身上肆意横流。

  满身、满车的血,他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同伴的。同伴在路上,就断了气。小豪见过经历过太多生死,他身边的催收员同伴,在一个个减少。3年催收生涯小豪失去了八位同事...

  无论是电催还是上门,催收员仅仅是因为工资丰厚而加入,至于工作的前途被选择性忽略,而面对亲朋好友更羞于提及自己的职业。

  2016年4月14日,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10多人的催债队伍多次骚扰苏银霞的工厂,辱骂、殴打苏银霞。案发前一天,吴学占在苏已抵押的房子里,指使手下拉屎,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其还钱。当日下午,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但并没有得到帮助。

  催债队伍控制住苏银霞母子和职工三人,用不堪入耳的羞辱性话语辱骂苏银霞,并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他母亲嘴上,甚至故意将烟灰弹到苏银霞的胸口。催债人员杜志浩甚至脱下裤子,露出下体,侮辱苏银霞,令于欢濒临崩溃。

  警察接警后到接待室,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被催债人员控制的于欢看到警察要走,情绪崩溃,站起来试图冲到屋外唤回警察,被催债人员拦住。

  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乱捅,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债人员被捅伤。其中,杜志浩因未及时就医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另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暴力催债的杜志浩是当地涉黑团伙成员,之前曾涉嫌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驾车逃逸。

  首先,网络借贷平台提供“裸条放款”,即进行借款时,以借款人手持身份证的裸体照片替代借条。

  一旦发生逾期,学生提供的信息将被送至平台自家的催收团队或专业追债的外包公司,催收人员以公开裸体照片和与借款人父母联系的手段作为要挟逼迫借款人还款。

  在某借款QQ群公告“明天24点前!没有回款!将全方位公布”,配图是露半张脸、关键处打码的女生裸照。

  在群文件中,也有对借款不按期还者的信息公布,包括个人详细信息(电话、电话服务密码、身份证、家庭住址、父母姓名、舍友联系方式等)、身份证正反照、学信网截图、班级QQ群截图、手持身份证裸照等。

  张大彪出生在亳州市利辛县,当地在上世纪90年代初“血浆经济”红火一时。由于卖血设备被污染,多位当地村民感染,自1995年利辛县发现第一例艾滋病感染者以来,该县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超过千例,产生了不少“艾滋病村”。

  张大彪称,自己也是因为卖血浆被感染,为了活下去,他把周围三四个村庄艾滋病患者组织起来,以帮别人催收为生。

  据张大彪介绍,他们团队的收费标准为欠款总额的30%,但还收取前期费用,标准为每人每天700元。待欠款到手后,前期费用从其提取的30%中扣除。

  2016年3月,张大彪受一家公司委托,到河南一家民营企业催收100万欠款。他带了十几个人过去,一亮艾滋病证,老板当时脸都绿了,保安也不敢上前。张大彪称,老板当时就想走,他一使眼色,两位妇女就跟了上去,按住老板车门,没两天,就收到老板的欠款。

  据张大彪介绍,他们在催收时,还会采取假装犯病的策略,在地上打滚干呕,口吐白沫等手段,给欠款人施加心理压力。

  近日的一群河南大妈讨债团可谓是在颠覆以往认知的同时无往不利,而且还“价格低廉”!

  在讨债催收中,各个大妈分工明确,有的大妈态度很凶,辱骂和威胁;有的大妈则“好心地”劝听话,软硬兼施。而被催者如果拒绝还债,就会被大妈们用手指戳着鼻子骂,还有人推搡、拉扯衣服。被催者面对这些年龄大都在50岁左右,最大的甚至已70岁的大妈们更是不敢回骂、更不敢推她们的无从下手“万一哪个大妈突然倒地、装病闹死呢?”。

  “只要老妇女,不要男的参加。”男人去讨债很容易打架,而她们这些人都是可怜的“老弱病残”,对方拿她们没有办法。在有着这样的“优势”下,这些“大妈团”们往往采取辱骂、侮辱、恐吓、殴打、损毁财物、占用公私财物等手段,直至对方不堪其扰,息事宁人为止。

  除参与各类债务纠纷外,这群被称为“大妈涉黑团”的大妈们还会被请去参与“医疗事故、宅基地纠纷、拆迁补偿、邻里争执等经济、民事纠纷”。

  据成员表示“一般按场次结账,每场200元左右,领头的多一些。如果去外地“出差”,报销来回路费、包食宿。如果有人因此进了派出所或者受伤了,出场费会高一点。”

  而据多名被害人及证人陈述,欠钱方大多受到过大妈们强烈的辱骂和侮辱,“朝其中一个村民身上吐唾液”,被骂、被恐吓、被吐口水、被惊吓至病,甚至被推搡、被撕扯或被殴打致伤,有的还导致工地停工、家庭无法生活、公司无法运营等。“见到女性就撕扯女性身上的衣服,见到男性就脱了自己的衣服往男性身上靠”。

  虽然大妈讨债团价格低廉,但讨债公司的利润可不低,据悉讨债公司收费一般都占讨回金额的15%-40%。

  其中,中信银行堪称一诺银华的忠实用户。在2013年、2014年、2015年上半年的销售额就占一诺银华收入的35.4%、44.25%、44.06%。

  这些银行与一诺银华签订的合同内容大都是信用卡的讨债,比如与中信银行的多个合同内容均为:催收信用卡账户欠款;涉嫌信用卡恶意透支个案的调查取证、报案;信用卡市场、用卡人群特征、风险控制及催收情况分析。

  数据显示,一诺银华在2014年承接的委托量达到了5.88万单,总委托金额达11.48亿元,最后的佣金收入为422.65万元。

  到了2015年上半年,一诺银华的受委托的讨债金额上涨729.98%,仅半年就到达95.28亿元,佣金收入为1515.98万元。

  一诺银华登陆新三板,催收行业火爆折射出目前社会面临的信用困境,而银行、网贷的不良资产过高,民间资金周转不灵、融资困难则是背后的深层原因。

  美国早在1939年就已成立债务催收的行业协会——美国国际信用与催收协会,并由该协会推动制定颁布了联邦法律《公平债务催收作业法》。

  此法的立法目的在于规范第三方债务催收人的催收行为,禁止债务催收人以骚扰、侮 辱、欺诈、胁迫及其他不公平的行为方式为债权人向债务人催收债务,以此保护债务人之名誉、信用、隐私等人格权益。

  通过设立行业准入门槛和催收人员任职资格,还可确保使用公平催收行为的债务催收公司不会处于不利的市场竞争地位,促进债务催收行业的有序竞争。

  以美国立法为典范,英国、日本、德国等国家相继仿效制定了关于债务催收的法律法规。

  最后小编想说,中国的催收行业经过一轮轮的换血和迭代,游走在黑灰边界中催收大军,正在慢慢进入阳光之下。只是这个千年的古老行业,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信用社会的搭建也长路漫漫。透过那些一个个由催债所引发的惨案或许可以隐隐看到盛世下的危局。